【石青】蛇神的森林 - 01

四一(趕稿中慢更):

架空paro,蛇神石切丸跟他的祭品青江江。

被LINE群小夥伴們推了這個腦洞我受不了就寫了一發......

\結果因為會寫太長所以變成連載了/

用志方的歌當作BGM真的寫很快而且又有感,暢快的寫完了01,不知道02是不是也能如此暢快ryy

但是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所以會慢更......MonoChrome也慢更,我看我大概一直到12月都會慢更了

聽說12月還有場次呢,蒼天啊(吶喊

還有之前放過消息的《水星》完售了,預計會有二刷,謝謝購買的同好


----------


01


月色被雲藏起的夜晚,小村莊聚滿了人,村民們圍著一位穿著與眾不同的老人。火把和橙紅色的燈籠照亮了四周,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期待與緊張的神色,沒有人說話。老人口中呢喃著一般人聽不懂的語言,枯瘦的手臂緩緩舉起,手指正對著一名已懷有七個月身孕的婦人。接著村民們歡呼,開始奏樂、歌舞,被指著的婦人與丈夫相擁而泣。

於是尚未誕生的胎兒的命運就這麼被決定了,將成為神山之中的蛇神石切丸的祭品。



強褓中的嬰兒被送進聚落中的大祭司家中,自此沒有再出過那間為他準備好的房間。房內的牆壁畫滿了蛇的圖樣,從傢俱到裝飾品都充滿了蛇紋。大祭司把男嬰取名為青江,並讓自己的孫女照顧男嬰的一切起居。青江長到大概十歲時就已看得出來是個美人,從來沒有剪過的頭髮已經拖在地上,因此每天他都要將長髮用蛇形的髮簪盤起。天生的異色瞳使大祭司覺得十分驚豔,直說是上好的祭品。

房內除了昏黃的燈光之外就只有一扇小窗,但那窗戶的玻璃模糊得看不清外頭的景象,因此從來沒曬過太陽的青江膚色蒼白,加上又足不出戶,跟同齡的孩子比起來也有些瘦小。

雖然距離祭典還有一段時間,不過由於是百年一次、且是要以人獻祭蛇神的大祭,因此村裡已經早早開始準備。每日都從青江房裡那扇小窗外傳來各種令他覺得新奇的聲響,但他從來都沒有看過外頭的世界,唯一認識的就只有自己被關著的這個房間,認識的人也僅有每天照顧自己的祭司孫女以及偶爾來看看自己的大祭司。

即使被選為祭品,青江也從不覺得害怕。他從小就被告知說蛇神是十分偉大的存在,掌管了聚落仰賴為生的整座山林,將屬於自己的各種資源分予聚落的人,同時也保護著村民們的安全。自己被選上成為祭品是榮幸的事,同時也會為青江的父母一家帶來能夠遺留世代的好運。但其實青江並沒有顧慮這麼多,他只希望祭典舉辦的那天快點到來,他就能離開狹小的房間看看外頭的人事物。



時間飛逝,已經十六歲的青江身上穿戴著一層又一層華麗的衣服,用金絲線手工繡上披肩的大蛇圖樣在房間那一直都泛黃的燈光下閃著微光。他的全身都用朱砂畫上了蛇紋,看起來就像是有隻蛇纏繞上自己的身體。端坐在鏡子前,大祭司的孫女正在替他把那頭已經太長的翠綠色長髮盤成漂亮的造型,然後在上頭穿戴上許許多多的飾品。青江看著鏡子內的自己,前髮被從中間往左右而分,兩隻不同色的眼睛都被一同畫上紅色的隈取,就連面頰上也有蛇紋。

從早就一直維持這姿勢坐著的青江覺得雙腿麻得動不了,穿著長靴的腳都快要沒有知覺。直到外頭有人叫了一聲「祭典快要開始了!」替自己打理所有裝扮的祭司孫女便回了「好,要帶出去了。」青江這時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大祭司的孫女在他的臉上只距離差不多一公分的位置蓋上了層深黃綠混著金絲的面紗,之後牽著青江小心翼翼地走。他每踏一步,身上的金屬飾品就會一同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

在祭司家門前坐上了同樣華麗且掛著紅色燈籠的轎子,那鮮艷的火光與青江身上綠色系的衣物產生了強烈的對比。祭司的孫女用手穿過面紗,輕拍了青江的臉,之後塞給他一個非常小的布包。青江記得她曾經說過,蛇神會認得這個小包,就不會當他是貿然闖入山林的侵入者。

「謝謝你。」儘管對方並不是青江的生母,不過畢竟也是把青江拉拔長大的人,青江沒有什麼可以回報她,僅能用言語表達養育之恩。

接著轎子被抬起,由年邁的祭司在隊伍的前頭,轎子和村民們跟在後面,人人手拿火把或燈籠,唱著節奏有點緩慢的民謠,開始往山林的最深處前進。不只是青江,其他人身上也都帶了一些金屬的飾品,每往前一步就有細小的清脆聲音響徹整個山林。

青江沒事可做,便開始胡思亂想。記得以前聽過一樣是將活人獻祭給蛇神的情況,有些祭品在獻祭時因為害怕而逃走,因此為聚落帶來大災難。或是獻祭了,之後卻在山林中被上山狩獵的村民發現屍體,意為蛇神不中意這次的祭品,當季的收成及捕獵到的獵物就會變少,直到下一次例行的節慶以各種食物祭拜蛇神,收穫才會慢慢回歸正常。青江不知道這百年一次的大祭傳統持續了多久,有多少人因為這大祭消失在山林之中。但他反而覺得再怎麼樣,不會比永遠被關在那房裡更差了。青江有時候也是會感到難過,為何被獻祭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每回聽見窗外傳來孩童玩樂的聲音,他都寂寞不已。

蛇神在傳說中是條萌黃色的大蛇,背上有棕色的花紋,腹部是白色,能夠幻化成一位高大的男人,眼角也跟自己的妝容一樣有紅色的隈取。通常不會危害人類,但也很少出現在人的面前。入山之前必須要先向蛇神告知之後才能進入,假如隨意入山且帶走山上的東西,會對聚落帶來災難,小則收穫減少、大則天災滅人。

青江幻想著蛇神不知道是個怎麼樣的神,待人冷淡或是熱情?不知道會不會把自己吃掉、或是不喜歡自己而把自己丟棄在山中自生自滅。若真的要死的話青江寧願蛇神把自己吃了,因為聽說活活餓死是很痛苦的事。面對未知的遭遇青江既期待又有些害怕,直到轎子停下來的時候他的思緒才回歸現實。

不認識的男人掀開轎子幕簾,拉了拉青江戴著的、掛著寶石和金鏈子的手套,示意他已經到了蛇神的祠堂,之後伸出健壯的雙臂把青江抱起。全村的人都安靜了下來,僅有大祭司仍在唸著類似咒文的東西,大祭司領著抱著青江的男人打開祠堂的木門,同時也在兩旁的石燈籠點起微弱的火光,這時祭司用因為年老而沙啞的聲音大喊道「蛇神石切丸大人,現在將祭品交付予您!」隊伍內的村民全部跪了下來呈現叩首的姿勢。

祠堂不大,裡頭有一張方形的供桌,供桌前的牆上有一大片閃爍著妖光的蛇鱗。祭司將畫有蛇神印記的織毯平鋪在桌上,然後男人把青江放到桌上去,要青江跪在上頭。然後祭司和男人便出了祠堂,把門重重關上之後青江聽見用鎖鏈繞過門栓之後上鎖的聲音。祭司又繼續帶著村民們唱那首民謠,歌聲和祭典隊伍的火光一起漸行漸遠,直到消失不見。只留青江一個人在祠堂的供桌上,四周寂靜得只有細小的蟲鳴。



青江獨自跪在供桌上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寧靜的森林讓他打起瞌睡。但是只要頭一點,他就會被頭上那堆飾品發出的金屬聲響嚇醒,如此反反覆覆到他乾脆低著頭不動,閉上眼睛感覺到睡意襲來。


然後青江聽見剛才沒有的聲音。


大概是在小祠堂的外頭,有沙沙的聲響傳來,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林地上摩擦、滑過覆蓋在地表的小草和樹枝的聲音。蟲鳴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了,青江現在只聽得到那在祠堂周圍摩擦的聲響和自己的呼吸聲。周圍沒有光,加上青江臉前又有一層紗,根本什麼都看不清。他馬上正坐起來,心臟跳得很快。有什麼東西在祠堂附近是毋庸置疑的,但他可不想被什麼山中野獸攻擊而死。

那摩擦聲停在祠堂門外,被繞在門上的鎖鏈照理來說應該很難打開,但青江只聽到什麼東西碎掉的聲音,然後就是鎖鏈落地發出的金屬撞擊聲。木門被打開,老舊的門特有的咿呀聲在安靜的祠堂裡特別清楚。青江睜大了眼,不敢相信眼前看見的。


有個高大的男人身影,背著清晰的月光出現在自己面前。接著男人開口了,富有磁性的聲音雖然低沉卻溫柔。


「喔呀,你就是這次的祭品嗎?」

评论
热度(93)

© 瞇阿 / Powered by LOFTER